NEWS CENTER

開拓內需市場落子早,山東這家省屬企業讓深海美味“游”上國人餐桌

發布時間:2020-10-29

分享到

新冠肺炎疫情對外貿企業而言是一場要打“全場”的硬仗,其中遠洋漁企遭遇的難題很有代表性:今年以來,遠洋魚類產品被海外客戶通知撤單、延期收貨的情況不斷增加,但國內尚屬小眾消費,一時間行業沖擊明顯。面對這種困局,山東有家省屬企業卻交出一份不菲的答卷:上半年中魯遠洋漁業股份有限公司營收和利潤均優于同行業水平,市場化創效能力居全國同行前列,捕撈、運輸、食品等多個板塊甚至超過去年同期水平。“開拓內需市場這招‘棋’企業落子早,并以此為切口加速轉型升級,這在今年的“突圍”中起到了關鍵作用。”董事長盧連興日前接受采訪時道出答案。

數據顯示,我國每年100萬噸的遠洋產量,如以養殖同樣數量的水產品,相當于400萬噸糧食;以蛋白質含量折算,相當于125萬噸豬肉。發展遠洋漁業,是增強海外空間話語權的重要一環,也是保障我國糧食安全的重要手段,中魯遠洋正是當中一支龍頭骨干力量:2016年9月,企業經農業部批準派遣兩艘大型金槍魚圍網船“泰隆1”輪、“泰隆2”輪組成圍網生產船隊遠赴大西洋加納,開啟國內遠洋漁業企業赴西非開發金槍魚資源的先河,僅兩年,年捕撈能力從每年1.5萬噸提升至4萬噸以上。不過,當其漁獲產品在日本、歐盟均成為闖過層層嚴苛認證的“搶手貨”,國內消費量卻與此差距很大:受國人飲食結構和飲食習慣的影響,加之國內金槍魚等食用方式及冷鏈運輸體系不完善,深海魚類尤其是生食深海魚類一直沒能 成為主流食材。


“讓味美質優的深海魚類豐富國民菜籃子,中魯遠洋責無旁貸;同時,這是作為行業領軍企業在推動轉型升級方面必須要走的路子。”包括盧連興在內的中國遠洋漁業人對此很清楚:目前靠捕撈占有資源,僅僅是“背著米袋子給國外打工”,只能掙些辛苦錢,唯有在產業鏈中占據更多“七寸”位置,才有利潤掌控能力。這些“七寸”位置包括:核心技術、品牌、規則制定能力等,其中,中國的大市場地位是最能在較短時間內發揮作用的,首當其沖要用足用好——加快研發適合中國人自己的金槍魚等遠洋魚類產品,成了擺在中魯遠洋面前的現實問題。


“首先是加強校企合作,由生食為主向生熟雙線開發轉型。”盧連興說。這造就了今年以來中魯遠洋平均每周增加兩款產品的讓業內咂舌的上新速度:手撕金槍魚、醬漬金槍魚頭、金槍魚一鍋鮮、金槍魚辣醬、金槍魚火鍋涮等便攜式、易保存、多品類的深遠海產業熟食制品從最初的8款增至近30款,不僅如此,金槍魚肽、金槍魚油等健康食品也迅速上市,金槍魚只能生食、保存不易、價格昂貴的“門檻”被逐漸打破了。深海魚類國內銷售仍處在“創牌”階段,針對這點,中魯遠洋又積極轉變銷售模式,在今年2月上線講述金槍魚故事的遠洋漁業產品電商銷售平臺中魯遠洋“金槍魚”APP,并結合秒殺、直播、抖音等多種推廣渠道和淘寶、美團、餓了么等電商平臺線上銷售,創出“上線百天,銷量百萬”的佳績。


同時,針對金槍魚需要零下60攝氏度以下的超低溫運輸儲存才能保存細胞活性,中魯遠洋研發成功“超低溫移動式冷庫”,目前正加快在全國范圍內推進分倉建設和“百城千點”布局。


記者了解到,目前中魯遠洋北京、上海、廣州、成都等國內一線城市均已開設大倉,并且與宜快宜慢、易捷超市、山東航空、山東省火鍋餐飲協會等達成戰略合作,全面布局線上線下、商超運營。聽盧連興介紹,通過利用超低溫移動式冷庫成本相對較低,運營方式機動靈活,擴張速度快等優點,中魯遠洋還在已完成布局的城市初步形成完整的派送鏈條,這將對謀篇國內市場、延伸產業鏈起到進一步推動作用。


上述措施推動之下,金槍魚等深海魚類加快從中魯遠洋“游上”國人餐桌:目前,中魯遠洋超低溫金槍魚產品已經占據國內三到四成的市場份額,尤其在上海、北京、廣州、福建等沿海大城市,增量迅猛。

“沒有敢想敢試,不可能實現突破引領,沒有改革創新,不可能實現高質量發展。”聽盧連興介紹,加快開拓內需市場的同時,針對國內遠洋漁業行業上游資本“過于擁擠”,上下游融合銜接不暢的問題,中魯遠洋還將在完善鏈條、精深加工和全產業運營方面發揮好引領作用。這方面的步子也在加速邁開:下一步,中魯遠洋將以“中國金槍魚交易中心”為牽引,通過整合海洋產業資源和優勢資源,形成捕撈、運輸、加工貿易等核心業務相互融合、多元并進的全產業鏈發展模式。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戶端

記者 付玉婷 報道

責任編輯: 李偉

人美奶美B美